首页 经络 摩擦 穴位 指压 疗法 足疗 穴道 针灸

腮腺疾病

秘方栏目: 针灸 刮痧 拔罐 艾灸 穴位 按摩 经络 内科 外科 妇产 男性 儿科 骨伤 呼吸 肠胃 肛肠 神经 心脏 肝胆 泌尿 五官 皮肤 美容 心脑 穴位图

亚急性甲状腺炎病因病机 中医治疗方法典型医案

人体穴位经络图解大全 www.52faya.cn 发布时间:2019-12-16
苗建英治疗亚急性甲状腺炎经验浅析
 
亚急性甲状腺炎(subacutethyroiditis,SAT)是一种甲状腺发生变态反应导致的非化脓性、自限性炎症,好发于30~50岁女性,夏秋季节多见。目前本病发病机制仍不明确,多认为其与病毒感染、免疫、遗传等因素有关[1]。中医根据亚急性甲状腺炎的临床表现,多将其归于“瘿病”“瘿痛”等范畴,《济生方》中记载:“夫瘿瘤者,多由喜怒不节,忧思过度而成斯疾焉。”晋·葛洪《肘后备急方》载海藻酒方所治之证,“疗颈下卒结,囊渐大,欲成瘿”,并认为瘿病的发生与地理因素及情志因素关系密切。苗建英为山西中医学院附属医院内分泌科主任医师,从事内分泌临床30余年,善于采用中西医结合治疗甲状腺疾病,对亚急性甲状腺炎的治疗见解独到,临床疗效颇佳,现将苗建英主任对本病的认识和临床经验介绍如下。
 
1 病因病机
苗建英主任认为,随着社会生活节奏的加快,现代人普遍存在肝气郁结、情志不畅,气郁化火,若不慎感受风热邪毒,体内郁火及外感风热相结合蕴结于颈部则发为瘿痛。外感风热邪毒乃瘿痛之标,风邪与火热之邪皆有“善袭人体上焦”的特点,两邪相合,聚于颈部而发病,故出现发热、咳嗽、咽痛、疲乏无力等症状。肝郁所化之火乃瘿痛之本,该病好发于青中年女性,女子以肝为先天,稍有情志不畅就会产生不同程度的肝郁,气郁化火,出现性情急躁、口干口苦、目赤肿痛、手抖等症状。聚结于颈部的火热之邪炼液成痰,痰热结于颈部,表现为甲状腺肿、甲状腺痛。若病程较长,火热之邪煎熬血液进而化瘀,痰热瘀互结则瘿痛迁延难愈,日久则形成甲状腺结节;病久耗气伤阴,伤及机体正气,阴损及阳,脾肾阳虚,表现为畏寒肢冷、面色少华、小便清长、大便溏泄。
 
2 治疗方法
苗建英主任认为,瘿痛为自限性疾病,初起时表现为甲状腺肿胀、触痛、发热、心悸、乏力、咽痛等症状,甲状腺功能检查呈“甲状腺功能亢进”,病情多属中重度,严重影响患者的生活质量,常规给予糖皮质激素治疗仅能缓解症状,但服用激素时程较长、不良反应多,若不遵医嘱服药容易复发,不利于疾病预后。对瘿痛初起者,中医辨证表现为一派火热之象,既有外感邪毒之热,又有肝气郁结所化之火,辨证为热毒蕴结,治疗以清热解毒为主,疏肝泻火为辅。故苗建英主任将《温病条辨》中银翘散与《外科正宗》中栀子清肝汤合用,自拟瘿痛汤,药物组成:金银花、牡丹皮、栀子、荆芥、夏枯草、连翘、牛蒡子、赤芍、玄参、陈皮、薄荷、桔梗、芦根、甘草片。方中重用金银花、连翘,既能疏散外感之风热,又可清热解毒,共为君药,现代药理学研究表明,金银花中的新绿原酸、绿原酸等成分在抗病毒、消炎方面效果明显,并可减少氧化应激对机体的损伤[2];连翘中含有的连翘多酚具有解热作用[3]。栀子、夏枯草、赤芍可解郁散结,配合金银花、连翘,内可清泻肝郁之火,外可疏散风热,现代药理学研究表明,夏枯草含有甾体类、黄酮类等活性成分,可增强机体免疫力[4];赤芍中的芍药苷解热镇痛作用强[5];薄荷辛凉,既可疏散风热、利咽,还有疏肝行气之效,配伍牛蒡子可增强其清热、利咽的作用,现代药理学研究表明,牛蒡子含有的木脂素类化合物,可有效抑制炎症反应[6];上药共为臣药。桔梗宣肃肺气而止咳利咽,陈皮辛行温通,生甘草调和诸药,共为佐使药。全方共奏疏散风热、清肝泻火、散结止痛之功。
 
3 典型医案
患者,女,32岁,2018年8月21日初诊。主诉:颈部肿胀、疼痛不适2周余。现病史:患者于3周前“感冒”后出现咽痛、发热,给予对症处理后咽痛较前减轻,但2周前出现颈部肿胀、疼痛,疼痛可向耳部、下颌部放射,吞咽时疼痛加重,伴畏热汗出,口苦,口干,头晕,性情较前急躁,双手震颤,心悸,心烦。舌质红,苔薄黄,脉弦滑。心电图:心率102次/分,窦性心动过速;甲状腺功能:游离三碘甲状腺原氨酸13.75 pmol/L,游离甲状腺素41.74 pmol/L,促甲状腺激素0.02m IU/mL;红细胞沉降率52 mm/h;摄碘率:2 h 4.2%,6 h 2.4%,24 h 0.6%,摄碘率功能低下。西医诊断:亚急性甲状腺炎;中医诊断:瘿痛(热毒蕴结证)。治法:清热解毒,消瘿止痛。给予自拟瘿痛方。处方组成:金银花10 g,牡丹皮10 g,栀子6 g,荆芥10 g,夏枯草15 g,玄参10 g,牛蒡子10 g,陈皮6 g,连翘10 g,赤芍10 g,薄荷6 g(后下),桔梗10 g,芦根30 g,甘草片6 g。7剂,水冲服,每日1剂,水煎400 mL,早晚空腹温服。2018年8月28日二诊:服用上方后患者诉热已退,甲状腺肿痛较前有所好转,心悸、口干苦较前减轻,大便黏腻不爽,每日1次。舌边尖红,苔白腻,脉弦。上方去牡丹皮,加柴胡10 g,黄芩片10 g,薏苡仁20 g。7剂,水冲服,每日1剂,水煎400 mL,早晚空腹温服。患者定期门诊复诊,在瘿痛方基础上随症加减,1个月后复查红细胞沉降率:22 mm/h;甲状腺功能:游离三碘甲状腺原氨酸6.825 pmol/L,游离甲状腺素21.40 pmol/L,促甲状腺激素2.13 mIU/mL。甲状腺肿痛消失,无发热、心悸,口苦好转,大便正常。
 
按语:本例患者为年轻女性,在夏末秋初之时因为天气变化不慎外感,随后诱发亚急性甲状腺炎,临床表现为甲状腺肿痛、发热、乏力等症状,此为外感风热邪毒与体内郁结之肝火相搏,缠绕于颈部而发病。治疗时西医辨病与中医辨证相结合,以疏散风热、清肝泻火为基本大法,疾病向愈。
 
4 小结
亚急性甲状腺炎是一种自限性疾病,发病机制尚不明确,西医治疗从改善症状入手,给予非甾体类药物或糖皮质激素,但这种方法既不能缩短本病的疗程,也不能改变本病甲状腺功能亢进或低下的发展方向,不良反应较多[7]。苗建英主任在治疗本病时明确病因病机,方药对证,在疾病早期应用瘿痛方随症加减,不良反应少,虽患者甲状腺功能不会迅速恢复,但能有效缓解临床症状,可供大家参考借鉴。
 
来源:中国民间疗法 作者:朱昱霖 苗建英 李朝喧
Tag标签: 甲状腺炎(1)

上一篇:面瘫病因病机 治疗祛瘀生新法

下一篇:没有了

猜你感兴趣

最新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