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经络 摩擦 穴位 指压 疗法 足疗 穴道 针灸

咳嗽

秘方栏目: 针灸 刮痧 拔罐 艾灸 穴位 按摩 经络 内科 外科 妇产 男性 儿科 骨伤 呼吸 肠胃 肛肠 神经 心脏 肝胆 泌尿 五官 皮肤 美容 心脑 穴位图

自拟反咳汤治疗咳嗽的临床观察

人体穴位经络图解大全 www.52faya.cn 发布时间:2020-04-07
咳嗽是临床常见的病证,现代医学提出鼻炎、咽喉炎、食道反流、过敏、心理因素等均是咳嗽的重要原因[1],与“五脏六腑皆令人咳,非独肺也”的观点相符。本研究选取感染后咳嗽和慢性咳嗽患者43例,给予自拟反咳汤加减治疗,疗效较好,现报道如下。
 
1 临床资料
1.1 一般资料
选取2018年8月至2019年7月在新疆兵团第四师六十二团医院门诊就诊的43例感染性咳嗽和慢性咳嗽患者。其中男17例,女26例;年龄4~88岁,平均47.6岁;感染后咳嗽17例,慢性咳嗽26例。
 
1.2 纳入标准
根据《咳嗽的诊断与治疗指南》制定诊断标准[1]:感冒症状消失后持续咳嗽超过21 d,或不明原因持续咳嗽超过8周;胸部X线或CT检查无明显异常,肺功能正常;既往无慢性呼吸系统疾病史,排除其他原因引起的慢性咳嗽;临床资料完整;患者知情同意。
 
1.3 排除标准
不符合纳入标准者;有精神疾病及受情绪因素影响者;病情严重及不能理解调查问卷问题者;听力障碍、无法沟通者;有过敏性疾病者。
 
2 治疗方法
本研究所用自拟反咳汤是由清·程钟龄所著《医学心悟》中止嗽散加减而成,止嗽散能宣利肺气,疏风止咳,是临床治疗咳嗽的常用方剂[2,3]。
 
自拟反咳汤基本方:法半夏10 g,前胡10 g,桔梗10 g,吴茱萸5 g,鳖甲12 g(先煎),枳实10 g,槟榔5 g,枇杷叶10 g,紫菀10 g,甘草片6 g。临床加减:咽痒加荆芥、防风;咽干加沙参、麦冬;咽喉肿痛加金银花、连翘;痰多加川贝母、陈皮;乏力、纳差加党参、茯苓等。上药加水600 mL,煎取200 mL,再加水400 mL,煎取200 mL,混匀分早晚饭后服用,每次200 mL(儿童100 mL),每日1剂,6 d为1个疗程。服药期间停用其他止咳药物,忌食辛辣刺激食物。
 
3 疗效观察
3.1 观察指标
参照《中医诊断学》[4],收集患者舌象、脉象;参照《中药新药临床研究指导原则(试行)》中呼吸系统疾病的症状分级量化评分表[5],给予临床症状分级量化评分。见表1。
 
表1 咳嗽常见临床症状分级量化评分表
 
症状 0分 1分 2分 3分
咳嗽 白天间断咳不影响工作 白天或夜里偶咳尚能坚持 昼夜频咳或阵发影响工作和休息
痰量 昼夜10~50 mL 介于二者之间 昼夜大于100 mL
咽喉干痒 偶有咽喉干痒 常有咽喉干痒 咽喉干痒明显时间长
胸闷气憋 偶有胸闷气憋 常有胸闷气憋 胸闷气憋明显时间长
神疲乏力 稍感乏力 容易疲劳 乏力,嗜睡,懒言
恶寒 恶寒不需加衣 恶寒需加衣 恶寒需加厚衣
汗出情况 偶有汗出 咳或动则出汗 不活动亦出汗
饮食减少 正常 饮食减少1/4 饮食减少1/3 饮食减少1/2
反酸嗳气 偶有反酸嗳气 常有反酸嗳气 反酸嗳气明显时间长
胃脘不适 偶有胃脘不适 常有胃脘不适 胃脘不适明显时间长
便干情况 偶有便干,每日一行 介于二者之间 数日大便一行
睡眠不安 偶有睡眠不安 常有睡眠不安 持续睡眠不安
 
3.2 疗效评定标准
痊愈:咳嗽消失或基本消失,疗效指数≥95%;显效:咳嗽明显改善,疗效指数≥70%且≤94%;有效:咳嗽好转,疗效指数≥30%且≤69%;无效:临床症状无明显改善,疗效指数≤29%[5]。疗效指数=(治疗前症状总分—治疗后症状总分)/治疗前症状总分×100%。
 
3.3 统计学方法
采用SPSS 13.0统计学软件进行数据分析。计量资料以均数±标准差(x¯±s)表示,采用t检验。P<0.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。
 
3.4 结果
(1)患者舌脉象分布情况
红舌检出17例(39.5%),暗红舌13例(30.2%),淡红舌9例(20.9%),其他(暗淡舌2例、淡紫1例、暗紫1例)4例(9.3%)。白苔39例(90.7%),黄苔4例(9.3%)。厚腻苔12例(27.9%),中等腻苔26例(60.5%),燥苔9例(20.9%)。脉有细象39例(90.7%),脉有滑象20例(46.5%)。
 
(2)临床症状分级量化评分
治疗后,患者临床症状分级量化评分均较治疗前降低,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(P<0.05),说明反咳汤可明显改善患者的临床症状。见表2。
 
表2 43例咳嗽患者临床症状分级量化评分比较(分,x¯¯±s) 
 
临床症状 治疗前 治疗后
 
咳嗽 2.86±0.35 0.63±0.09△
痰量 1.37±0.48 0.09±0.04△
咽喉干痒 2.48±0.55 0.44±0.09△
胸闷气憋 2.37±0.49 0.46±0.10△
神疲乏力 1.99±0.62 0.95±0.12△
汗出情况 2.21±0.77 0.72±0.11△
恶寒 1.88±0.69 0.67±0.12△
饮食减少 1.69±0.71 0.53±0.12△
胃脘不适 1.86±0.68 0.46±0.10△
便干情况 1.49±0.63 0.16±0.07△
睡眠不安 2.42±0.50 0.48±0.11△
注:与治疗前比较,△P<0.05。
 
(3)临床疗效
43例患者治疗后,痊愈10例,显效16例,有效17例,无效0例,总有效率为100.0%(43/43)。
 
4 讨论
咳嗽属于中医“风咳”“痉咳”等范畴[6]。肺主肃降,肝主疏泄,为气机升降之枢纽,咳嗽日久,肺失宣降,影响及肝,肝失条达,肝风内动,升发太过,影响肺气的宣发肃降,伤及肺气,气机逆乱,疾病加剧,缠绵难愈,治疗宜平肝息风解痉。本研究结果表明,43例患者中,脉有细象39例,脉细主阴血虚,阴血虚易生风。方中前胡清肺疏风;鳖甲养阴清热,平肝息风,软坚散结;吴茱萸入肝、胃经,理气燥湿,暖肝温肺,治疗呕逆咳嗽[7],如《神农本草经》曰:“吴茱萸主温中下气,止痛,咳逆寒热,除湿血痹,逐风邪,开腠理。”《素问·咳论》曰:“五脏之久咳,乃移于六腑。”“肺咳不已,则大肠受之。”六腑的生理特点为实而不能满,以通为用,故加枳实、槟榔破气消积,化痰散痞。本研究结果表明,43例患者中,厚腻苔12例,中等腻苔26例,腻苔多见于痰饮、湿浊内停等证[4];脉有滑象20例,滑主痰饮[4],故方中加半夏燥湿化痰降逆,消痞散结,以上治疗药物充分体现了五脏六腑之咳“皆聚于胃,关于肺”的理论。
 
参考文献
[1] 中华医学会呼吸病学分会哮喘学组.咳嗽的诊断与治疗指南(2015)[J].中华结核和呼吸杂志,2016,39(5):323-354.
[2]荆晶,高振,廖春燕,等.止嗽散治疗感染后咳嗽随机对照试验的系统评价[J].中国实验方剂学杂志,2013,19(16):343-348.
[3]陈昆仑,李丹青.止嗽散加减治疗喉源性咳嗽56例疗效观察[J].广东医学,2011,32(14):1928-1929.
[4]邓铁涛.中医诊断学[M].上海: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,1984:31-75.
[5]郑筱萸.中药新药临床研究指导原则(试行)[M].北京: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,2002:53-60.
[6]李雯雯,朱雪,郭梦倩,等.论风邪在多种呼吸系统疾病发病机制中的重要作用[J].时珍国医国药,2013,24(11):2738-2739.
[7]张逸.肝咳中医辨证论治[J].中国民间疗法,2007,15(2):39-40.
 
来源:中国民间疗法 作者:尹双红
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四师六十二团医院
Tag标签: 咳嗽(17)

上一篇:小儿食积咳嗽推拿治疗 保和丸合泻黄散

下一篇:没有了

猜你感兴趣